今天在为变态的期末考试月第一场厮杀,最后磨枪。不知为何,父亲大人今年感慨良多,难得写了一篇文章。读了心里也是千转百折。偷偷藏在乐乎里,感谢我可爱的父母。没时间排版,以后再说。


我的高考
说到高考,我的高考有两起,一起是我自己的高考,一起是女儿的高考,女儿的高考,也是我的高考……
(一)我的高考
我自己的高考,那是三十年前的事了。
那时高考,安排在7月,日期是永恒不变的7、8、9,现在依然7、8、9,只是调整到了6月。记得那年高考的考场安排在县中,住宿在县第二招待所。我们男生住在低矮的平房,女生住在唯一的一幢楼房里。空调是没有的,有的只是一台老旧的电扇,费力地摇着头,和我们一样喘着粗气。天太热,木板床也热得发烫,基本上我们都是把席子辅在水泥地上睡。尽管如此,气氛还不错,同学们有说有笑,四处看看,转转。那时到县城,对于我们来说,次数还是相当的少,来一次,总有点兴奋,何况还住到县第二招待所,我们总以为那是大领导住的地方,因为不远的马路对面就是县政府。
那年天确实太热了,从招待所到县中,一路上,马路上的柏油都晒化了,踩上去软软的,会留下脚印。考场里空调也是没有的,为了降温,有人在二楼走廊上放上一些大的洗澡盆,通上自来水,水漫出来后形成人造瀑布,能稍稍带走一丝热量,就这样,也已是极好的了。考完一门出来,带队老师用不知那儿借来的一辆破三轮车,推来一车汽水,大家蜂拥而上,那可是难得的美饮。一气灌下半瓶,带着满意的嗝,走上依然软软的踩得出脚印的通向招待所的路,考卷上的会与不会,都蒸干了。
那年高考,伙食是不错的,基本上大家都会风卷残云,平时上学可没有那么好的伙食的呀。除了化学考下来,很多女生都哭了,吃不下,只有我们这些没心没肺的家伙,依然狼吞虎咽。那年的化学确实难,我这个曾经获得省市化学竞赛奖的,结束铃声响起的时候,还有三四面空空如也,我也是醉了。
那时高考,基本上不会有家长去看的,现在高考考点门口的那些美丽风景,在那时,是不可想象的。不过惊喜总是会有的,我的发小那时在县城的一个企业打工,带了一个西瓜找到了我的宿舍,那一刻,那一幕,时不时的会在记忆中发酵。
三天很快就过去了,坐上学校安排的大客车,大家各回各家,等待着命运的宣判。父亲在村口看到背着书包回家的我,说安然回家就好,就再也没说什么,我的高考也就结束了。结束了?结束了!结束了……
(二)女儿的高考
女儿的高考,是两年前的事了。两年前,女儿作为我市省重点中学的学生,参加了高考。
女儿学习一直不要我烦心,小学,初中,高中,一路过来,很平稳,一步一个脚印,时不时还会给我一个惊喜。小学毕业,参加了我市一个民办中学(现已转为公办)的招生,拿到奖学金,顺利进入。两年后,参加省重点高中试验班招生考试,顺利过关,到高中学校完成了初中的第三年学习。一晃四年过去,高考来了。
女儿的高考,也是我的高考?说是也不是。说不是,那是女儿去考,去奋杀,去笑,去哭,我又不上考场,我又不去绞尽脑汁。说是,也对,女儿高考,后勤得跟上,吃得饱,吃得安全,吃得喜欢是我的事,考试路上的安全是我的事,看着她笑,看着她哭,是我的事。送她考,接她回,看她吃,听她说,就这么多,我想这是每一个高考考生父母都会做的事。
两年过去了,女儿也已是上交二年级学生了,高考离我远去了吗?我不知道……

评论(4)
热度(3)

© 陌霖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