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影【双关/年下】【演艺圈AU】01

 【写在前面】

感谢 @似淡非蛋 大大的授权,在《假戏》基础上进行平行世界再创作。由于并未与似淡非蛋大大交流具体内容,所以任何差错和不兼容性都是我的锅。有的地方保留了《假戏》剧情,所以会有一些遥相呼应的部分,尽请理解。不知道我们各自的线会走向哪里呢~【不懂娱乐圈的事情,所以可能有很多不科学,请见谅。人物OOC也怪我。】【太困了,这章大概又是越写越渣,哭……】【还有,这章可能很复杂?不懂欢迎交流~】

——————————————正文起

     “有时候越亲近的人,越不见得可信,包括你哥。”

     “如果有一天你找到那个陷害你的人,你会怎么办?”

       ……

       自始至终,做哥哥的那个,都在主导操纵这场容错率几乎为零的角色扮演游戏。他隐瞒,甚至欺骗,宁可让两人都深陷绝境,也不愿坦诚相待!

       回忆起一次次的针锋相对,男人狠狠地捏着方向盘,眼皮耷拉着,阴沉的眼瞳黑得像漩涡,化不开的恨意要将人吞噬。他要去见他的亲哥,他那可怕到看不透的哥哥,越快越好!

       他挥出了三拳,为自己平白含的冤受的苦,为心里呼之欲出却不愿相信的真相,为那个他喊哥的人曾犯下的罪!他无处发泄,他将那个永远冷漠的人摁在栏杆上:“我敢说我没有杀吴征一家五口人,你敢吗!”

关宏宇《白天不懂夜的黑》

       潮水般的掌声还未平息,第五个提名短片播放,那张俊秀附了沧桑的面容再次出现在巨大的荧幕上。

     “你疯了!想死是吧?”竭尽全力将蛮牛一样的弟弟按在墙上,古井无波的眼瞳因惊怒而瞪圆,处变不惊的脸浮现难得的情绪波动。他的弟弟永远都是这样!任性而为,不顾大局!

       面对弟弟不得说法誓不罢休的态度,男人眼神滚落在弟弟脖颈处,躲闪中措好了辞,说出口却不压抑不住灵魂的震荡,喘着粗气:“好吧,我承认……”

      “希望你相信我,哥一定会想办法证明你的清白。”男人坐在沙发上只留了侧脸,好似恢复了往常的冷静,却明显是躲避弟弟如刺在心的怀疑目光。他低垂着眼眸苦心规劝,不知是在说服弟弟,还是在欺骗自己。

       凉透心的弟弟摔门而去,长达7秒的面部特写,闭上的眼缓缓睁开,是对这样结果的悔恨,对弟弟的无奈,对自身处境的决绝,对隐藏在一切背后的妖魔鬼怪,全部爆发在摔出去的玻璃杯上,碎了,真响。

关宏峰《白天不懂夜的黑》

       又是经久不息的掌声,5名最佳男主角提名的照片并排呈现,气质纯净青春洋溢的嫩小生,或者冷酷坚硬霸气凛然的帅老头,都无法战胜4、5两人有如复刻却全然异趣的吸引力。

       每个关注金马奖的人都很难不回忆起16年前的颁奖典礼,那对兄弟手挽手横空出世,创造了金马奖历史上第一对双影帝,首个非专业演员处女作就能摘得桂冠的记录!16年的跌宕起伏,这关氏兄弟俩,眼神里的神采一如既往,正应了那句话:腥风血雨后,少年归来时。他们今夜,会再创奇迹,逆天封神吗?

 

     “关宏峰!”

       那个名字砸在每个人的心上,实至名归,情理之中。

       然而,全场寂静了一瞬,等待着,另一个相似的名字却并未出现。镜头已经对到了西装笔挺的男人面前,他身边的席位空空荡荡……

       开始有人反应过来,掌声与欢呼逐渐高涨。确实没有第二个名字了,本来正常情况下,就只有一个名额,我们在等什么?

       等什么呢?大家只猜测关氏兄弟俩是否会逆天封神,却从未考虑会不是一双。他俩不是和好了吗?关宏峰的后面怎么会没有关宏宇呢?意料之外。

       在场所有人望着荧幕上彬彬有礼起身鞠躬的人,被领带高高锁住的白皙脖颈和淡淡喜悦的眉眼,心里都在想着另一个人,那个不疯魔不成活的小霸王呢?他怎能不如影随形?

 

      “关宏峰,凭借电影《情不自禁》出道,以青涩而动人的演技一举斩获金马奖最佳男主角。在本届提名影片《白天不懂夜的黑》中,饰演正义无私心思缜密的前刑侦队长,展风。为查明真相,不惜隐藏秘密,背负污名。光辉形象掩盖不择手段,逼至绝境依旧一尘不染,角色层次很深,表演难度很大。”

       字正腔圆的解说,听起来不痛不痒。这部片子的难度,岂是一句层次很深可以道尽的?关宏峰眯了眯眼,不徐不疾地穿过鼓掌的人群。金色的奖杯他已经拿过不少了,可这金马奖的台,却是他第二次登,而从这灯火辉煌的会场接受着所有人的注目,一步一个响地,还是第一次。“我们哥俩可是还有一辈子呢,我来啦我来啦~”脑海里回荡着那人小孩一样兴奋的声音,掌声渐止,他听见了那个脚步,这才对头,一步两个响的,如影随形。

       上阶梯了,好几级,无意中登得极慢,等待,落空。没有人转身伸出手,逆着全世界的光芒,咧开嘴笑得傻气。你说的,一辈子呢?

 

      “感谢白夜剧组里的每个人,这个奖属于大家。”展风的小动作戒不掉了,下意识摩挲着奖杯,关宏峰开始了从容不迫的致辞。

     “首先,我要感谢带领我进入表演这个领域的,方亮导演。一名优秀的导演是演员的伯乐,他能够让一个演技拙劣的演员看起来一娉一笑都是戏,他成就了我站在这里的第一次。没有他的支持,我不可能走这么远,没有他让我成为展风,更不可能站在这里第二次。谢谢您!”关宏峰深深地鞠躬,每个圈内人都懂得他眼角的泪光不是虚伪。让两个毫无经验的毛头小子拿到了金马奖,这知遇之恩任谁都无以为报,值得起平日话极少的老关这一番长篇大论。然而,也可以说,正是天赋极高的兄弟俩的出现,成全了方导的追求。

     “还要感谢白夜的编剧指纹老师,感谢……”姿态优雅而礼数周全,关宏峰站在四面八方的聚光灯中心,亮如白昼,没有影子能够幸存。

 

      “谢谢大家。”随着关宏峰90度鞠躬的起身,雷鸣般的掌声中,他将奖杯随意抛掷换手,右手扣住领带缝隙,纤长的指节轻轻拉扯,带着若有似无的诱惑气息。

       摄影师眼尖而脑活,立刻推近了特写,荧幕上那只作乱的右手丢开松松垮垮的领带,解开了衬衫顶上两枚扣子,又伸向打了发胶的顺滑齐整中揉了几把,抓出一个拉风的发型。在全场的陷入迷惑惊愕以及被美色击溃后,那个已经绝无可能是关宏峰的人,活动了颈椎,关节发出咔嗒声响,展雨!

       倒吸气的声音里,台上的男人神气十足地朝镜头丢了个媚眼,一副你们都被我耍了,尾巴要翘到天上去的混蛋样。

       他是展雨!

       他是关宏宇!

 

      “我哥的奖,我替他领了,”关宏宇活像个打劫完珠宝店还沿路吆喝的匪徒,朝着主持人和嘉宾乐呵呵道,“只是,你们是不是漏了什么?”他夸张地拿起奖杯端详,状似苦恼:“我怎么觉得,这就该是一对呢?”

      “哎哟,关小爷,原来您来啊?我还以为您今儿个不来了,就帮您收起来了。”颁奖的周巡立马摆出一副伺候大爷的模样,狗腿地从忙不迭跑上来的小汪手里接过第二樽奖杯,朝底下观众倒是挺欠揍地晃了晃。

       原来是策划好的!无数张状况外的脸,统一做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怪不得!我就说怎么可能只有一个!这帮神经病!又搞路演的竞猜啊还玩上瘾了嘿!关宏宇这混小子!关宏峰怎么补好好管管!周巡赵馨诚也不是好东西!

     “我宣布——”周巡才开头,共同主持的赵馨诚显然不满足于无辜躺枪,夺过周巡手里的卡片,抢着说:“我宣布,本届金马奖的最佳男主角,其实还有一个,那就是——关!宏!宇!”

       关小爷凭着一股不撩妹就去死的精神,创造了38岁还有可与小鲜肉媲美的庞大迷妹群体,瞬间爆发的尖叫与掌声都快把可怜的解说完全盖过了。“关宏宇,以《情不自禁》出道并获得大量关注。在《白天不懂夜的黑》中——”

     “卡!”那边关小爷对着话筒嚎了一嗓子,会场顷刻鸦雀无声,连导播也手一抖掐断了解说音频,解说员委屈得不要不要的。关小爷显然也没想到效果竟然这么好,倒一刻羞赧地拿哥的奖杯蹭蹭头,笑得像当年眉清目秀的小警察。他清了清嗓子:“大家好!感谢你们都在!我是展雨,不,我是关宏宇,不,关宏宇就是展雨,哈哈哈哈,感谢你们喜欢这部电影,感谢你们喜欢我们。今天我一个人来,因为我的哥哥,我的展风展队展顾问大人,正在家里准备一顿大餐等着我!”

       只要说到他哥,他就能笑得合不拢嘴,更别提人在家做了好吃的等,更是飘飘然了。他取下话筒,往赵周二人那里晃过去:“我早就知道了,咱们哥俩要么都没,要么成双。都没,那就刚好赶得上回家吃饭,有我哥弥补我跑过来受打击的精神损失;成双,那就要忙一些回去得晚,刚好留一人在家准备庆功宴。所以啊……”关小爷流里流气地把手持话筒塞在赵馨诚手里,一把夺过周巡抓着不放的奖杯,还把人挤到了一边,蹭着话筒朝两人挑眉,“他俩别想拿一个奖杯就来蒙我。”所有人对关宏宇都有一种自然而然的纵容,这颁奖典礼此刻就像是一场小品,大家却看得津津有味。一众迷妹已经被迷得颠三倒四,在各个角落高呼着“我要承包这笑容!!!”“啊!!!我家小关关!永远只有三岁!”

 

      “关宏宇!”然而,这世上也不是没人治得了他,声音一出某人就唰地稍息立正向后转了。

       大屏幕上,竟然连上了实时通讯画面,裹着围裙的关宏峰眉头欲锁,又不方便当着广大观众教训弟弟,只好轻咳一声:“注意形象。”

       这边关宏宇麻利地将奖杯一人一个塞在倒霉颁奖嘉宾怀里,理头毛,扣纽扣,解开领带换上了领结,迅速夺回奖杯,秒秒钟变身乖宝宝,冲荧幕那头讨赏似的:“哥,你的致辞那么多,我可一字不落说完了。”

       看弟弟眼巴巴的样子,关宏峰只好让到一边,展示出了一桌子丰盛的菜肴,桌边儿童安全椅上真正3岁的小饕餮,叮叮当当专注地乱敲着塑料碗。只看了几眼,关宏峰又迅速挡回了镜头道:“全是从小到大你爱吃的,你赶快把你的致辞说了,再乱来就别回来了。”

      “我哥把好人都做了,我都没词了,”关宏宇对台下调侃着,“那我就感谢我哥吧。因为我哥,我才能有第一部电影的机会,也才有这一部电影的可能,”他说着,缓缓扭过头,望着屏幕里那明明一样的人,“不仅是这两个奖,我的人生,都要感激我哥的存在——”

      “谢谢。”他哥忽然打断他,眼神里有粼粼波光,“该说谢谢的人是我。”

       关宏宇觉得,这一刻的对视,似乎是前世就打了招呼的,又仿佛是在妈妈肚子里就约好了的,他丢掉了所有贫嘴抖机灵的能力,只想再看他一眼,再多看一眼。

 

       他哥忽然垂眸避开了对视,再抬眼时,只剩下了镇定自若的那个大哥。似是刚想起还应该对观众们有所交代,便恢复了往常温驯淡然的神态:“感谢在场的各位和所有的观众朋友们,对我们兄弟俩的包容和照顾,感谢这么多年来影迷朋友们的陪伴与守候,谢谢。很多事情讲究机缘,16年了,像是兜了个圈子又回到起点。当然,螺旋式上升。”来了句哲学后,底下人都有些隐约的预感,关宏峰是怎样一言九鼎或者说固执的人,他将要做出某些重大的决定了,而且毫无回转之地。

     “我们兄弟两个,决定从今往后,息影了,退出演艺圈,过普普通通的日子。”等所有人慢慢消化这个消息带来的震惊,关宏峰道,“一首一尾,方亮导演成全了因果,这种结局,我们很满足。再见了,各位朋友。”他的声音罕见的温柔和缓:“宏宇,等你开饭。”

       屏幕黑下去,关宏宇回过神来,甩甩脑袋脸颊依然浮着两团红晕,对着下面被糖和刀轮番攻击得晕头转向的人,欢欢喜喜:“戏演完了,人生还要继续。我从前怎么说来着,我们哥俩还是有一辈子呢,我哥还有小饕餮等我回家吃饭,所以,再见啦再见啦~”

      “那……没我俩什么事了?”周巡望着抱着奖杯撒蹄子溜远的人问,赵馨诚耸耸肩,“反正我们部分完了,我们也撤吧。”

 

      “快点开,快点开,我哥等我吃饭呢!”关小爷跳进SUV副驾驶,一边拉安全带一边嚷嚷。

       驾驶座上刷手机看直播的男人,淡定地放下手机,没发动,而是侧身按住某人躁动的肩膀,将自己冰凉的气场慢慢传递过去,清冷的声音几分绝情几分可怜:“够了。”关小爷像被施了定身法,僵直着,兴奋的神色一点点消退。

       寂静到窒息的车内,关宏宇慢慢刷着新闻,头条全是他和他哥。有一张照片拍得尤其精妙,刚好抓到他扭头与哥哥对视,那角度那借位,撑着椅子的哥哥,好似将弟弟环于怀中,低头亲吻他柔软的发顶。关小爷死灰复燃了,先保存图片,然后递给那个比他哥还变态的人:“看,这个记者有前途!”

      “关宏峰,适可而止。”韩彬夺过手机,反面搁下,睿智的眼睛里满是不赞成,“别装了,你很清醒。”

     “我很清醒。”副驾驶上的人,声音恢复了沉稳,一双眼睛投向车窗外陆离的世界。

     “接下来去哪里?”韩彬这才愿意好好说话。

     “回家吃饭。”回答坚定。

     “你——小孩不是在刘音那里吗?”韩彬也没办法,只好猜测他是不是要回去照顾小娃。

     “嗯,”关宏峰波澜不惊,“我说了要给他做庆功宴,都是宏宇爱吃的,饿着他又要和我闹了。”

 

        SUV无声地滑入夜色,关宏峰望着窗玻璃那边,如影随形的弟弟,咧开嘴悄悄地笑了。他喜欢看他弟弟笑,肆无忌惮的,这样最好。哥哥等你回家吃饭。

4711

评论(35)
热度(69)

© 陌霖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