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关】遇见(上)

#清水#无差#95后#

#脱离白夜身份设定,相当于平行世界#

01

我们都是星尘

游荡在恒星爆炸后的残骸

企图抓住生命的意义

却在漫长的孤独中等待

       10号线这个时间段倒是热闹起来,刚好站在门口,被上上下下的人潮推来搡去,他在加速又减速的车厢里拽着拉环,竭力维持着神志的清醒。连续一周熬到凌晨3、4点,赶完一个又一个ddl,已经是他的极限了。然而昨晚才想起报名了上马志愿者,连夜奔波被迫通宵不说,又在终点服务了一整天。要不是脚酸痛得仿佛踩在刀尖上,他站着就能睡过去。

       好不容易有了位置,为了不睡过去错过下车,他打开公众号“牧夫天文”。在他可谓贫乏无趣的人生中,宇宙天文几乎是他唯一的爱好,时不时会在几个天文爱好者平台上发表些研究见解或观星体验。一直上翻到上周六“星空的诗”推的《星尘》,看来最近是真的很忙。地下铁闷头穿行,嗡嗡营营的噪声在脑海里翻搅,忧郁的诵读声含糊不清,却还是听清了最后一句。

       漫长的孤独中等待吗?涩涩的情绪像冬日爬满窗户的冰花,裹挟着寒意从心尖蔓延开来。他闭上眼,疲惫地歪在扶手上。二十多年了,尽管很多人关心地让他学习交际,他从不觉得自己孤独。反而……觉得自己,在等待着什么。他好像丢失了什么,在半梦半醒间伸手摸索着,却始终无可捉摸,所以他痴迷于观星。只有沉浸在浩瀚的宇宙里,体味着广阔的无知,感受着渺小与无限的平衡,他才能为心中难以平复的失重感找到支点。

       地铁的每一次停靠都需要大家的摇摆当喝彩,一个不注意在扶手上磕了脑袋,倒是免得他坐过站。他揉着有些红的脑门,有些尴尬地疾步下车,手机进了条消息:

     “峰,你导师是研究‘情绪与记忆的神经机制’第一人,手底下有没有课题组,有兴趣和我们合作探究梦境的机制?彬”

       梦境啊?峰眯了眯眼,宇宙还不够,你还真喜欢挑战这种极限领域。

 

02

     “宇哥,开黑不?”崔虎探过脑袋,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并成功得到哥们代表义气的一巴掌。

     “你小子一上车只知道自己抢位置,一人都占俩座了,就不能给我留点?你还记得不记得我是病号?”宏宇无限夸张地拍了拍自己的右腿,心中怨念:他今年本要参加上马的,坚持训练了不少时候,就想超越去年的成绩。谁想到十一长假,带野协出去活动,为了拉住一冒失的新社员,自个儿把腿摔折了。以他那百炼成钢的身体素质,一个月就拆了石膏,上蹿下跳的,但要说跑个马拉松,他妈非把他另一条腿也打残了。正巧崔虎一同学因故不能当终点志愿者了,就把游手好闲的发小给拉来帮忙。

       崔虎努力向旁边挤了挤,在邻座青筋直爆的隐忍中,十分真诚地让出一巴掌的位置:“坐?”“坐你妹!”假使你有妹妹,还没遗传得和你一样体型,也坐不了啊……宏宇嫌弃地翻了个白眼,把背包丢给没带脑子的同伴。

      “那……要不宇哥你来坐?”为了革命友谊,崔虎艰难地作出了抉择,露出巴结而虚弱的笑容。“算了算了,就你那鲁班水平,你要是站着打,我吕布不知道要死几次,”宏宇摆了摆手,吊儿郎当地靠在车厢连接通道上,打开《王者荣耀》,“你给我开热点!”

       他从小跟着爸妈爬遍了附近几省的名山,在他还不会背“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时候,就深深地痴迷于征服每一座巅峰。一进大学就加入了野外运动协会,多次训练加上爬野山的锻炼,已经当了2年会长的他,在地铁上保持个平衡还不是小菜一碟。

       但是双排的时候有个猪队友,就算把地铁座位让给他,不管你是何方神圣,也还是赢不了。“崔虎!你要把你们网络安全的脸丢到非洲去啊!”今天正面看了一群黑人兄弟毫无悬念地占了鳌头,本就憋了一股火气,真特么想把手机摔人脑袋上。想想自己刚换的IphoneX,堪堪收了势,转手开了b站翻出直播丢给某人,没好气说:“好好看看人家怎么打的,学着点。”

       抬头正巧不远处有人下车,宏宇一个健步抢下板凳,却被什么机关陷阱硌了一屁股。起身一瞧,嘿!一张充值地铁卡!“诶!等下!”他跳起来,下意识冲到门口,喊了一嗓子,站厅里人流如织,瞧着他的皆众脸懵逼。他急着扭头问崔虎:“看见刚刚下去那人谁了吗?”“好像也穿着上马志愿者衣服……”崔虎挠着头拼命回忆,好像还有点什么奇怪的地方,便瞧着宏宇跳下了车,往楼梯口奔去。

     “诶,不是……”崔虎慌忙提起两人书包起身,在“嘟——嘟——嘟——”的警报声中迟疑了那么一下下,便眼睁睁地望着车门重重阖上,一屁股又倒了回去。宏宇还没坐热乎的位置又被别人占了,崔虎拍拍被吓倒的小心脏嘀咕:“还好我位置还在。”

       保住了位置的崔虎回想起刚刚窜下车的身影,忽然想通了到底哪里不对劲:之前下车的那个人,背影和宇哥好像一模一样!妈蛋,见鬼了?

 

03

       韩彬,是峰在天文爱好者某个高等级论坛里认识的。

       能加入这个论坛的,本就是经过高难度天体物理、天文学史以及包含了星命等各种乱七八糟知识考核,而这位用户名“死神视角”的怪人,仍然用可怕的知识水平碾压了几乎所有会员。峰原本没想结交大佬,人家倒是主动接触了他,一来二去倒真是志趣相投,两人身份也透了底。韩彬在全国心理学顶尖的华师大毕业留校出国深造回来已经升到了硕导,或许是知道峰在全国一流的上海交大医学院才大四就得到“情绪与记忆的神经机制”第一人的青睐,才想到联手挑战梦境难题。

       可这梦境,真是能够解释吗?峰微微漏出一丝苦笑。

       他一直怀疑自己有个兄弟,可他的养父母偏偏坚称去领养的时候就只有他一个。他知道爸妈没有说谎,一没必要,二是如果说谎了他能够分辨得出。聪慧形容他太过轻易,他天赋敏锐,很早就发现自己并非亲生,却为了不让爸妈难过从未点破,直到他们主动找他说出实情。可是真的没有吗?

       那为什么,偶尔他会梦到自己和小混混打架斗狠被一砖头拍得鲜血直流还硬是把人吓跑、梦到自己翘课被罚扎马步一下午到腿软却死不认错、梦到自己恶作剧把女孩子弄哭又一个花招轻松把人哄笑?为什么那梦里的自己胡作非为,逍遥自在,一脸桀骜,全然不像平日的自己?那为什么小时候他会毫无缘由地出现心悸,就像心被人剜去了一块,鲜血淋漓?难道这一切,都是他的幻觉?幻觉这世上存在着另一个自己?

       他不想照别人说的改变自己的个性,因为那些真实又吊诡的梦境,让他完全体会着另一种生活,如果梦境反映了潜意识和真实性格,那他都不敢想象放开了的自己会有多可怕。

       峰选医学专业挤破头进了导师的课题组,如何不是为了弄明白自己身上的谜团?可现在仅仅研究个焦虑抑郁就困难重重,什么时候才能彻底解释梦境呢?他掏了口袋准备出站,却摸了个空。

       峰略一思索便回头向站厅服务台找去,如果能挂失最好,不能也只好认栽,重新办张卡了,只可惜了卡里的213块余额。

       他才对着工作人员说了声“你好”,那女孩一抬头却露出了欣喜的笑容:“还有什么事吗?”

tbc

*《王者荣耀》一点都没玩过,所以……任何bug请不要在意

*一稿成,水平不够,请多指教。如果今天白天有空,会尽量更完。

评论(10)
热度(25)

© 陌霖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