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关】遇见(中)

#清水#无差#95后#

#脱离白夜身份设定,相当于平行世界#

*本部分有推动情节发展的女配,只是为了视角好写,不用担心情感纠纷。

*设计的略复杂,哥哥和弟弟梦到的东西是不一样的,得到的信息也是完全不同的,如果看不懂,是我笔力不够,非常抱歉。

04

       林瑾瑜才上岗不到1年,还记得曾经询问带她的前辈:“如果有人上交捡到的地铁卡怎么处理?”那位老前辈看着天真的她笑了:“一般不会有这样的人。地铁卡又不实名,捡到就能自己用,有几个人还回来啊?再说,给我们了,也不一定能回到失主手里,他又不知道自己丢哪里了,捡到的人又会交到哪个站,更何况他也没法证明这是他的卡,毕竟谁没事会记那么长的地铁卡号啊。”

       然而,今天碰上的小哥哥倒是愣是打破了前辈的2条经验,如果他不是故意耍我的话,林瑾瑜板着脸,盯着面前的青年:“哟,还挺会演,是戏精本人了。”

 

       第一次过来上交捡到的地铁卡,详细地说明了时间地点失主特征,一副正义好青年的模样。说实话,他长得真好看,一口白牙,眉梢都带着笑意,整个人散发着自由自在的光芒,让瑾瑜都看愣了。

     “林瑾瑜?怀瑾握瑜,好名字配俏佳人,”满嘴花言巧语哄得她心里小鹿乱撞,“林姐姐,找失主的事情就拜托你啦!”“喂!我才没那么老!”瑾瑜朝那一跳一跳远去的人喊,那人竟然听见了,回头勾了勾唇角,挥手道,“你不是好看的小姐姐吗?”在这么多人面前进行这种对话,实在是太……林瑾瑜羞得脸颊飞起两片彤云,呆了片刻,才反应过来懊悔,连名字都不知道,纵然万般不舍也没有追上去的勇气,只能泄了气哭丧着脸回了服务台。

 

       没想到,才过了半分钟,他竟然回来了!

       瑾瑜抬头的一刹那心理活动已经狂奔出了十万八千里:他又回来了!他为什么要回来?他是为了我回来的吗?不会吧?万一呢?很有可能啊。真的吗?我该怎么办?我该答应他吗?如果不是呢?我现在应该把握机会吗?我天,我怎么觉得他比刚才还要帅一点了?不闹腾的时候温润如玉啊!哎呀,好像更符合我的理想型了,啊啊啊……

       平静到不带一点波澜的声音瞬间浇灭了她的心火:“我的地铁卡丢了,现在出不了站,卡号我还记得,请问能不能挂失?”

       明明是那张眉清目秀的脸,微微耷拉的眼角透出淡淡疲惫,全没有刚才眉飞色舞的神韵。什么鬼?才撩完就冷淡得好像与自己从不相识?瑾瑜整颗心如坠冰窖,气愤到极点,反而阴阳怪气地配合他,想看这是什么骚操作:“哦?刚才正好有人捡到一张地铁卡,说不定就是你丢的。既然你记得卡号,就报一下。”

       他完全没听出话里的讥讽,眼神亮了亮,仿佛真心实意地欣喜,流利地背出了卡号,竟然还真是一数不差。林瑾瑜看他一本正经地感谢拾卡不昧的热心市民,拿回地铁卡转身就要离开,对自己没有丝毫的关注,心里委屈得不行,忍不住一把夺回了地铁卡:“你到底什么意思?演这一出好玩吗?”

       那人失而复得,又得而复失,依旧冷着张脸,只是眼神里带着些许疑惑,对林瑾瑜上下打量了一回,又迅速收回探究的目光,声线沉稳:“姑娘,我不懂你在说什么。”

     “先说捡到卡,再跑来把卡要回去,很有意思吗?”刚才甜言蜜语,现在冷若冰霜,这样调戏女孩子很有意思吗!林瑾瑜生生忍住了后一句,却被面前人忽然凑近明显激动起来的情绪吓了一跳:“你是说刚刚捡到卡的人是我?他和我这么像吗?”

       不是你是谁?做戏做全套呢?林瑾瑜红着眼,盯着面前的青年:“哟,还挺会演,是戏精本人了。”

 

05

       宏宇叼着志愿者发的棒棒糖,在站台百无聊赖地发呆。自己刚刚怎么就不管不顾冲下来了呢?偏偏等不到回来找他的崔虎,一脚踹翻这个不讲义气的家伙的心都有了。手机背包交通卡全都在死胖子那里,这下倒真是一无所有了。他家在静安寺,崔虎搬家后在虹口,他要是不回来找,也不知道他会在哪个站等他,离开手机的宏宇简直是条脱水的废鱼了。

       手机嘛,倒也不是问题。懒散倚在柱子边,瞧见一位打扮热辣的姑娘,11月的风不熏人醉,前胸长腿该露的都露了,倒是惹人醉。社会我宇哥,二话不说长腿一伸,痞里痞气地拦住去路:“姑娘,手机借我用下呗~”说话间,胳膊肘已经搭到了妹子瘦削的肩上,侧着脑袋棒棒糖的棍子在嘴角叼出了香烟的轻佻。宇哥看人是真准,偏生没背过崔虎手机号,拿着手机玩不出个花来,反被缠着给了微信号。等打发走了想把自己都借给他的辣妹,宏宇才一拍脑袋想起来,微信戳他或者打给老妈问下号码都行,这笨的!算了,不如去站厅问问林瑾瑜能不能和江苏路那边说声,鉴于拾卡不昧的良好行为,直接放他出站回家。

 

       旁观自己的生活是什么体验?宏宇的心越跳越快,遥遥地看着那个无比熟悉的身影站在林瑾瑜窗口前,他想起了像《哈利波特与阿兹卡班囚徒》,难不成我穿越回了几分钟前?那要不要先藏起来?被正主看到会不会造成时空紊乱?不可能不可能,无神论,牢记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越近越像,他揉揉眼睛,依旧不是幻觉。富强民主文明和谐,自由平等公正……他车轱辘似的的背诵,被那人突然的高声打断:“他和我这么像吗?”压抑着情绪的音调,触动了他心里的一根弦,在林瑾瑜对那人挖苦声中,他快步上前,木木地伸手搭上了那人肩头。

       那人身子一僵,缓缓地转身,仿佛从林瑾瑜错愕的表情里预感到了一切,这一转身似乎用尽了力气。宏宇的手垂下来,心跳和呼吸都被遗忘,吊着那一口气,一个动作漫长得像一个世纪。

       然后他看见了,看见了那张有如复刻的脸,看见了那双暗井般深邃克制的眼睛。是他!是他!这低气压!那隐忍的眼神不是触动了心弦,而是引爆了心底的火线,无数碎片式的画面在头脑里飓风般炸裂。这当然不是他自己,宏宇艰难地张了张口,吐出这辈子从未喊过的称呼

       ——“哥”

 

06

       当千河入海,当万鸦归林,当一切的怀疑奔向期待的终点,峰失去了语言。月在深空牵引,内心的潮汐翻腾,或许他一直等待的,就是迟到了二十多年的那一声“哥”。他恍然觉得灵魂在激荡中忽然获得了圆满,尘埃落定。

       林瑾瑜或许是现场第一个作出反应的:“原来你们是双胞胎兄弟!”

     “这个……”宏宇做梦都想要一个哥哥,可这毕竟不是梦,他是家里的独苗。只一瞬的迟疑,对面人微微颤栗的指尖恢复了镇定,冷漠地一瞥后垂眼,声音没有一丝一毫的情绪:“我不认识他。”

     “你们开玩笑难道不事先统一口径吗?”女孩不明白这么明显的事为什么还要推脱。

       宏宇完全没听到林瑾瑜的质问,那个梦中的声音忽然就在脑海里反反复复地响起:“我是刑警,只相信证据,我不认识他,只相信证据,我是刑警,我不认识他,只相信证据……”一样的,一样的无情,像被人掏了心窝一样痛,怎么会这样?就好像得不到哥哥信任的弟弟是自己一样。他从没有在清醒时分对过去的梦境通感如此强烈。

       宏宇甩甩头,极力驱赶这种强加的痛苦情绪,却看见那人唇色苍白,怀疑地打量了他一眼,又立马回头和林瑾瑜解释。

       才缓过劲来,只见得峰掏出身份证,示意地一挥,宏宇摸了口袋幸好随身带了。如果说,现在他们两人在头发长短刘海分法气质气场上还存在可供分辨的细微差别,那证件上少时的模样真是犹如照镜。

     “你不姓关?”看到那玩笑似的两个名字——方宏峰、袁宏宇,峰心里难得地咯噔一下,是爸妈搞错了,还是宏宇也……

     “我爸姓袁,我为什么要姓关?”宏宇一脸真诚的莫名其妙,但是……关宏宇,关宏宇吗?“关宏宇!如果你真的犯了什么事,就算我是你哥,我也一定会亲手把你送进去!”无比愤怒的声音在他脑海里冲撞,嗡嗡作响,又是一过性的刺痛,你为什么不信我!那到底是虚无缥缈的梦境还是谁不慎遗失的记忆?

 

     “你俩到底在耍什么花样?”林瑾瑜夹在中间,实在搞不明白剧情走向。就算他们想否认同谋的事实,也不能这么不按套路出牌啊,不应该说类似于,你看我们姓氏不同而且户口所在地一个江苏一个上海吗?她才能反驳说,你们可能一个跟爸一个跟妈落户啊?讨论姓不姓关,是谁给你写的剧本?

     “为什么?”袁宏宇盯着面前人,迫切地想要一个解释,关宏宇是谁?那对反复侵扰他梦境的兄弟到底是谁?你为什么会知道这个姓?和你有什么关系?

       方宏峰却宁愿应对凌乱的瑾瑜:“林小姐,身份证你也看了,我和这位同学没有任何关系,更不会合谋演戏来戏弄你,关键是对你做这种恶作剧根本毫无意义。现在事情很清楚,他捡到了地铁卡,卡号证明确实是我的,那你还给我就可以。我不觉得你有什么必要纠缠不清,如果……”

     “如果瑾瑜你觉得是我们耍了你,我给你鞠躬道歉,”袁宏宇赶忙截住了身边大佬的话头,给女孩乖乖鞠了一躬。林瑾瑜满脸通红了,他都不敢想象,任由这位玉面阎罗再说下去,姑娘会不会都窘迫到哭出来。啧,一点怜香惜玉的意识都没有,简直浪费了小爷这张俊脸。

       这档子破事,处理起来根本不麻烦,谁报出了卡号就给谁好了,领导根本不会追究。仔细算起来,还不是自己动了心?一乱就都错,迷错了人,也怨错了人。林瑾瑜低头闭了闭眼,拼命将泪水逼回去,呵,多情自古伤无情,白白落了人笑话。她把卡往性冷淡手里一塞,扭头冲到服务窗口里面去了。

 

07

     “诶,瑾瑜你别恼呀,”看宏宇一把撑住玻璃门,忙不迭追小姑娘去了,方宏峰抿了抿嘴唇,兀自往检票闸机去了。

       父亲说过,他的亲生父亲姓关,入户时改了姓,保留了原来的名。方宏峰一直觉得,既然孤儿院里只有他一个,那薛定谔的兄弟一定是被亲生父母留在了身边。饶是他再通情达理,依旧会怨恨,怨恨那狠心的父母选择了那个兄弟而独独抛弃了自己。尤其是,宏宇明明一见到自己就下意识喊了哥,转头却不愿意承认自己,那一刻方宏峰的心,是被浇了液氮一样瞬间冷冻的。那点不值一提的父爱母爱,也不愿分享?

       建议看身份证方宏峰是存了私心的,他想知道,丢掉他的人究竟在哪里,却没成想,他竟然不姓关。父亲作为高中教师,搞错这个未免太低级,那便只有一种可能——宏宇也被领养了,而且,他到现在都不知道自己并非亲生。种种迹象都在支持这个可能性,方宏峰忽然就心软了,既然他不知道,又何必去拆穿呢?不如让他活得轻松快活些,就当自己从未出现。

       方宏峰摸摸下巴,说不出是宽慰还是羡慕,却看到臭小子竟然已经出了关口,站在吵闹的娃娃机前,正面侧面观察了一圈。接着投币,摇杆,下爪,精准命中,摇杆,顺势甩出,成功落袋!所有的动作一气呵成,这行云流水的操作不知道骗了多少小姑娘。方宏峰看他带着粉红小猪跑回瑾瑜那里献殷勤,逗得女孩含羞带喜,只觉得头疼。

       如果说他一定会有一个兄弟,这位见色忘义的小哥无疑了,和他不时在梦中体验的撩妹情节一模一样。更何况,方才自己两次莫名心悸时,袁宏宇的状态似乎都不太对劲,像是在忍受极大痛苦。情绪波动想来少得可怜的方宏峰,完全不明白宏宇为何情绪激动,但他深刻怀疑,这家伙是不是在娘胎里牺牲智商换了太多情商?

       对袁宏宇的招手视而不见,方宏峰径直向站口走去,你的疑问我不想解答,不如回家做个安稳的混世魔王。身后一叠声的“方宏峰”,却不知装聋作哑是我的强项吗?他反而加快了脚步。

     “关宏峰!”

       那呼喊像是穿越了多少光年,却势头不减,狠狠地撞进他的心里。

       他猛地停下了,茫然地迈不动步子。尽管早就得知原名,却是唯一一次被人喊起。但这熟悉的嗓音,不甘夹杂愤怒,又好像被这人喊了多少年,像魔咒抵死纠缠。

       他走近了,近得脖子能感受到温热的呼气,他开口了,委委屈屈。

       他说:“哥。”

       关宏峰叹了口气,他想,他是永远拒绝不了他的。既然遇见了,那就不跑了。


评论(6)
热度(23)

© 陌霖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