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了一个梦
梦中自己倔得不行
撞了南墙也不肯回头的德性
醒来依旧清晰

躺在床上翻天气预报
觉得背景做得甚有韵味
出了门被寒风吹得满头稻草
才真真觉出上海入了冬季
周末大清早的淮海路果然冷清
音乐厅前金黄的银杏好似天然的布景
赶绿灯随手一拍不出意料的难看
不管

赶早场优惠看《芳华》
单冲这片名也得去
人皆言青春
她言芳华
相比起youth来可知中文的俗雅

上座率不高,年龄段偏高
左手边一对老夫妇恩爱的样子
可见上海独有的情调

我确实是爱哭的
或者说,
是擅长煽情的导演最爱的那类观众
太容易投入情境献出感情

当然,每一场电影有不同的哭法
我这场沉默的一张张纸巾
左手边大爷最后轻轻拭去眼角的湿润
右手边大叔偶尔取下眼镜抹去的泪痕
必然是不同的
但至少证明我不是那么滥情

剧情没有什么特别可评价之处
在感情的故事里我变得不那么在意
该如何不该如何谁能决定呢
我喜欢的
是影片对于美的表现
我觉得
自己还是那么
沉醉于纯粹的美,真的令人感动的美

什么叫做青春吐芳华?
萧穗子舞蹈时那一扬眉
陈灿跳上坦克那一号角
初次听邓丽君的那种沉醉
嬉水时的那种无忧

觉得导演在安排剧情的时候是偏爱的
他给本不应该是主角的萧穗子
加了太多的戏份
导致全局有两条线并重的感受
一条是刘峰和何小萍人生悲剧
来表达对人性的探讨
一条是萧穗子为主体的文工团
对青葱岁月一个时代的缅怀

关于刘峰和何小萍
可以说的太多
偏偏一句也不想说
倒是萧穗子
真的塑造得太美好了

想到她
我就会想到初次登场那段舞蹈
那自信激昂的精气神
就会想到她带小萍领物资时发觉少了蚊帐的体贴善意
就会想到她游泳时那无限优美的一跃
就会想到她啃着西红柿画板报的满足
就会想到她在众人欺负小萍后对那人说“如果是我就给你一巴掌”的豪气
就会想到她偷看陈灿吹号娇羞的掩饰
就会想到她其实也有一个被劳改的父亲却勇敢顽强地自我支撑
太多太多,不一而足

相比于刘峰的几近完美
萧穗子才是我心中一等一的人
畅快地和朋友们开玩笑
需要帮忙的没一句二话
心中有正义也敢说公道话
她内心也敏感也善良
不像某些人完全麻木地接受刘峰善意
……


话说太多了
芳华易逝
总觉得
不知道该怎么活
才能活出绚烂来
将这最好的年岁挥洒到极致

珍惜
把握
体验
坦然

评论(2)
热度(1)

© 陌霖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