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间的九州 by:今何在

*昨天发过,好像没发出来,今天删了昨天的,并重新发一次。

第一章 姬野 


 姬野一头撞进门去,把物理课代表西门也静手中的作业本全吓得飞上了天空。

“息老师脚扭了,这节课自习!”他大声喊着。班上传来一声欢呼声。

姬野伸手就去座位底下抱篮球,被西门也静赶来一把掐住。

“说是自习,也没让你们出去玩。”

“放手,放手听见没有!”姬野一手抱着篮球,用另一手指着西门也静拽着他袖子的那只手,摆出威胁的架势。

“不放,你能怎的?”

姬野把篮球向空中一甩,对着西门也静的眼睛佯一挥手,西门早吓得尖叫一声,缩手护头。姬野冷笑一声,手在空中改为抹抹自己的头发。然后重新接住篮球,扬长出门。

 这是姬羽烈王十六岁时做的事情。

 

一切一如当年。

 “伍老师拉肚子了,这节课自习。”姬野冲进门来,把正擦黑板的值日生西门也静撞得贴在黑板上。

姬野伸手就去座位底下抱足球,被一鼻子白灰的西门也静赶来一把掐住。

“说是自习,也没让你们出去玩。”

“放手,放手听见没有!”姬野一手抱着足球,用另一手指着西门也静拽着他袖子的那只手,摆出威胁的架势。

“不放,你能怎的?”

姬野把足球放了手,右脚一摇,作出对着西门也静射门的动作,西门早吓得尖叫一声,缩手蹲下。姬野冷笑一声,足球在双脚间轻巧的颠跳着,扬长出门。

 这是姬羽烈王十岁时做的事情。

  

“吴老师掉到茅坑里去了,这节课自习!”姬野猛得把门撞开,把正在门后贴成绩榜的班长西门也静夹在门与墙之间。

姬野伸手就去书包里摸弹弓,被脸带红印的西门也静赶来一把掐住。

“说是自习,也没让你们出去打鸟……吴老师掉茅坑里?不是你干的吧。”

“放手,放手听见没有!”姬野一手握着弹弓,用另一手指着西门也静拽着他袖子的那只手,摆出威胁的架势。

“不放,你能怎的?”

姬野把弹弓向天上一扔,伸手去袋中一摸,掏出一只金背大剪甲虫,西门也静早吓得尖叫一声,闪电般飞纵出门去。姬野冷笑一声,伸手去接弹弓……弹弓呢?

一分钟后……“快拦住他……姬野,你要冷静……别踩我的桌子……那是我的椅子……啊,他要掉下来了……”

当吴老师打开教室门时,女同学的尖叫声已经响彻了整个走道,引各邻班探头探脑。他看见时是全班立起,象看空中飞人似的兴奋不已,教室中间桌子上摔着椅子,象是巴比塔倾倒后的遗迹,而姬野正双脚离地吊挂在灯光灯管上摇来摇去,好似人猿泰山。

她立刻也加入了尖叫者的行列。

 这是姬羽烈王六岁时做的事情。

  

从小学到高中,在那个人出现之前,姬野一直是他所在地的焦点人物,没有同学敢惹他,也没有老师愿管他,他永远是捣乱的头头,打架的主角,自称“天驱军团”的逃学踢球斗殴群体的领导者。如果姬野一天没有被办公室的老师以“那个直楞头发的野小子又……”这样的格式恼怒的提起,那么一定是什么地方出了问题。

 但历史将因为那个人的出现而改变。

  

那一天,一个寻常的早晨,他背着灰帆布包,穿着边磨旧了牛仔裤,走进了这座下唐高中。

他没有在人潮汹涌的上学时来到,而在静寂的第一节课时分,站在了空荡荡的操场上。

回头望去,校外的街边站了一排眼神凶狠的十六七岁少年,向他行着仇视的注目礼。

“吕归尘,不要以为你转到下唐高中,我们的帐就会算完。”

他冷笑了一下,大步走向眼前这座古旧红砖砌出的著名教学楼:“南淮楼”。


 南淮楼,是以暗无天日而出名的。

下唐高中,是以群氓倍出而出名的。

 能在下唐高中生存的老师,不是特别的神经如钢丝耐打抗击,就是完全的世外高人不问世事。能在下唐高中生存的学生,不是特别的变态体质可以在纸团粉笔横飞的课堂上掩耳苦读,就是特别的能惹事生非上房揭瓦。

 姬野就是在房上跳得最欢的那一种。

 这天姬野正在南淮楼顶天台上逃了课和一干弟兄打牌,忽然哥们息辕冲了过来:“听说了吗?从城北火雷高中转过来一个叫吕归尘的。”

“从火雷高中转过来的?”姬野一下就跳了起来,这城北和城东的几大高中向来不对付,平日三日一小架,五日一大架,争斗不休,两城区结合部天拓河边的非法跌打损伤铺大发其财,还总结出:“城北擅用自行车飞砖铁链,机动性强,城东的偏爱木棒集群冲锋,配合性好。城北的脚步快,城东的脑壳硬,城北的抹伤爱用红药水,城东的爱用蓝药水,回到战场上也好辩认的很。”

反正下唐高中虽然不大,姬野所带的天驱组却是小有名气,一直自诩为城东最能打的部队之一。最有名的是斜子街包子铺一战,天驱组五六个人在早点摊前与城北朔方高中十几个人相遇,愣是最后挥舞着小吃摊的折椅追了别人好几条马路。后来姬野在大学成名后,其中朔方高中一位当事人还著回忆录《姬野追我八条街》以怀念当年那温馨友爱的青葱岁月。

 但是火雷高中却是城北的主力之一,不论是群架还是足球篮球乒乓球,乃至打街机泡MM,统统是下唐高中的最可怕敌手。

 所以听说从火雷高中转来一个学生,姬野才会如此激动,象鲨鱼闻到了血腥气,象女生看见了哈迪达斯。

“什么背景?千万不要是为了改善学习环境或是在那混不下去了才转出来的这么无聊。”

如果火雷高中的学生转来下唐高中是为了“改善学习环境”,那未免让下唐高中这“城东第一混世魔王训练基地”的颜面无存了。

“听说是因为混不下去了才转出来的呢?”

“什么?这么孬,那岂不是连揍他一顿都听不到个脆响的?没劲没劲。”

“是啊,我看了一眼,还长得特别文静瘦弱那一种,晕,走进南淮楼之前所有女生都趴窗户上看呢,说帅哥啊帅哥啊。”

“拷,这回是不揍不行了。”姬野的斗志重新点燃。

“那是,比你姬野帅的下场都十分之惨烈。”

 下课铃响起,西门也静抱着堂测试卷走出教室,一眼看见姬野带着他的冲锋队横五八叉的走过来。

“姬野,好啊,你上节课又逃……”

姬野打一个响指,西门也静就发现自己手不知被谁猛托了一下,怀中的试卷腾的漫天飞起,她尖叫着满走廊跳着去抓试卷,天驱组扬长而去。


“那个火雷来的转校生分在哪个班?”

“不知道呢,好象先去教务处报道了。”

“那我们就在教务处门口揍他好了。”

一来到楼梯口,迎面突然出现了那个削瘦的转校生,正走上二楼。

狭路相逢,杀气陡生。

 姬野看了看那少年,他也正望着自己,眼睛中没有任何惶恐的神色,好象挡路的是一群人还是一只猫都没有区别。

姬野忽然转身就走。

“老大,怎么不揍他了?”

“你看他连十两米也提不动样子,我揍他传出去不是让人笑话?”

“老大!”忽然楼梯口又奔来一人,从那转校少年身边急挤而过,想把他撞开,可那转校生没动,那人自己却反而被弹到了墙上。

姬野看在眼里,转过身来:“怎么了?”

“好象要出大事了,火雷高中六大“族”的头头全站在下唐高中的门口。站成一排,望着校门,现在学生们都不敢出门买零食了。”

“老大!”另一边又冲来一人,“听说火雷高中有好几百人今天全部没上课,都到城东来了,现在下唐周围街上全是他们的人。”

“他们这是想屠城啊?”息辕跳起来,“快去各班叫人。”

“不用紧张。”一个冷冷的声音说,“他们是来送我的。”

所有的人转过头去,望向楼梯口那个把书包甩在肩上,孤傲立着的清瘦转校少年。

 

第二章 吕归尘 

  

“吕归尘?原来就是那个火雷高中青阳部第五把交椅的吕归尘?”姬野说。

“应该是本来该接任青阳部老大之位的吕归尘。”

“可是他这人性子太独,不通人情,驳了太多大哥的面子,结果末了被自家兄弟给算计了,给他安排了一个考场作弊的事件,故意当着老师面把纸条丢给他,他一急当时就打断了那人的鼻骨,结果被劝退,只好自己申请转学了。”

“听说这吕归尘,是个平时不说话,不惹事,你踩了他的脚他也不看你一眼的主儿。但是谁要是真惹急了他,下场就十分之惨。他下手可真是黑啊。”

“有意思,有意思。”姬野冷笑着,“下次偏要看看怎样才能惹毛他。”

夕阳西下,天驱组在平台顶上开着情报收集会议。这一整天,姬野忙着处理各处报来的对吕归尘的情报,就压根没有回过教室。

终于当他和息辕大声笑闹着走回自己的高二(7)班时。突然发现教室里有什么不对劲。

“今天这么安静啊?”

大多数人都回家了,没有回家的学生们全部站在门外小声讨论着什么。

“怎么回事?都站在外头作啥?”姬野喊着。

有人往教室里指指。

姬野从后门大步走进教室去。看见一个人正独自坐在教室中央,身边放着一个灰帆布书包。

教室里顿时又变得十分安静了。

西门也静抱着一堆作业本不识时务的撞了进来,一看便说:“姬野你来得正好,介绍一下,那是我们班新转来的同学--吕归尘。以后你们要……嗯……团结互助……共同为我们班级争取荣誉……”

吕归尘站了起来,冷冷的回望了一眼。

天色沉暗,电闪雷动,下唐高中,顿时笼罩在风暴欲来的气氛之中。

以前姬野是高二七班绝对的一极,但吕归尘来了之后,他的势力却突然出现了一个真空地带,那个总是沉默坐在教室中间的转校生,对于周围的一切总是完全的--无视。

“必须收拾他一下立立威,别的班说了,是因为看在是姬野你的同班同学他们才没动手的,不然就冲他是火雷高中转来的就得给一百杀威棒。”息辕找姬野嘀咕着。

姬野望着前面吕归尘的背影,他身周围的几个女生还正试着有一搭没一搭的找他说话,却全部遭遇--无视。

“是该收拾他一下了。”姬野说。

 西门也静对这个新来的文弱少年十分的担心,因为她感受到了姬野的天驱组在背后敌视的目光,而这少年看起来又是这么的不是打架的料。为了让这少年尽可能少受威胁,她一下课就坐到他的旁边,和他聊天,问他些问题,打了上课铃才坐回去。姬野就在后排游荡着,象窥视着猎物的懒洋洋的狮子。

“你要少理后排那些人,尤其是那个直愣头发黑圆眼睛的家伙,他们叫你你也不要理他们,和他们沾在一起麻烦就大了。”西门也静说,“看你也不象能打架的样子,以后他们找你麻烦你就喊我,我去报告老师。”

吕归尘看了看她,微笑了一下:“多谢。”

 

 

那天,吕归尘背起书包回家,在车棚边上被息辕带着几个学生堵住了。

“你来下唐三天了吧,你好象忘记点事情了呢。”息辕抱手偏头冷酷道。

“息哥,他已经走过去了啊。”

“你站住!”息辕回头大喊。

吕归尘已经打开了自行车的锁,正推出来,息辕一脚踢在他的自行车后轮上,可自行车只是震了震了,居然没有像预想的那样的撞在吕归尘身上。

吕归尘瞪了息辕一眼,几个人不由都沉住步子准备应付他轮起来的自行车。

可吕归尘翻身上车就要走,息辕一把抓住车后座:“站住!”

吕归尘书包一轮,息辕啪的脸上挨了重重一下,跄踉出去,吕归尘的车嗖的蹿出,几个男生在后面愤怒的追着。可吕归尘的车竟是极快的,立在车上猛蹬几下,龙头连扭,那车如水中游蛇,就晃过前面尖叫的几群女生,又一提把手,车子弹起来,跳过校门的铁槛,如龙入大海,扬长而去。

“好技术。”追到校门前的几个男生扶着铁门气喘吁吁的称赞着。

 “有种他别再回班上。”息辕捂着眼前渐现的青紫恼怒的说。

“息哥你看。”有男生一指,只见校外有几个青年翻身上了车,疾向吕归尘追去。他们的车后座上,还夹着铁链短棍。

“城北的?不好了。雷云正柯你回去找人,其他几个跟我来!”息辕连车也顾不上拿,带了人就狂奔而去。

吕归尘骑着单车与那几位追逐者在午间拥挤的车流中飞速穿梭着,象海豚跳跃在海面。吕归尘身子前倾着,车轮飞旋,每个几乎不可能的缝隙他都能一掠而过。而他身后的追兵就没有这么灵巧了,身后不时传出被擦过撞倒者的骑尖叫与怒骂声。

前方大堆等红灯的人堵住了车道,吕归尘一提车把,自行车象轻盈的猎犬一样跃上了人行道,拐入了一条小路。后面的追兵拥了进去,在狭小的路上他们只能排成一行,还很不走运的弄翻了路边的一堆空木条箱,

但在路的另一端出口,另外几个人影出现了,他们都骑着同样型号的黑色单车,车横梁上涂着白色的狼牙。吕归尘单脚驻地,冷冷的望着他们。

“居然转学了啊。你青阳的兄弟不认你了,可青阳那次和我们结的仇你是逃不脱的。”前后的人影围了上来。

吕归尘叹了一口气,从车下抽出一根铁管,然后把书包习惯性的向肩上一搭。

前后的打手呐喊着冲来,吕归尘忽然将车一横,冲入了一边的住宅楼。在楼梯上他居高临下的将追兵逼退开去。

正僵持间,忽然背后传来声音:“敢打我们下唐的人?全死下来!”

原来息辕带着他们天驱会的几个人气喘吁吁的跑到了。

那几个人愣了一下。转回身来。可息辕他们觉得不妙了。

“铁骑社啊。”这可是北城一帮以凶狠出名的团伙,年纪也要比息辕他们大一两岁。而且有七八个人,息辕这边只带来三个。

吕归尘飞起一脚,把面前一个家伙踢翻下楼梯,后面几个也撞倒在地。吕归尘脚一点楼梯栏杆,从十几级台阶上跃下,喊到:“快走。”带着息辕他们跑去。

 

 

那个晚上,天驱组们坐在南淮楼天台上喝啤酒抽烟。

“没想到你看起来文弱的很,还这么能打?”姬野举啤酒瓶和吕归尘碰了一下,这是最便宜的一块二一瓶那种本城产啤酒,号称闷头黑,味道苦涩,后劲绵长,配上著名劣烟殇阳牌,包管头痛不已。

“我听说你们青阳的平时都是抽‘衡玉’的,真有钱啊。”

“他们有时做些事不地道,我不愿干。”

“那你为什么要转来下唐高中?”

吕归尘抽一口烟,长长缓缓的把青气吐出去:“为了上大学。”

人们愣了一会。

忽然天台上响起爆炸式的笑声,天驱众人全部栽倒,捶地不已。

“上大学?来……来下唐?”姬野笑得眼泪都出来了,“你要想做个好学生可来错地方了,这不是才出狼窝,又入虎穴么?”

“那些重点中学要几千元才能转得进去,我交不起那个钱,也不想交。”吕归尘平淡的说道,“我不信这个邪,不进他们的学校老子就考不上大学?”

“你还真得信这个邪,”姬野凑近他说道,“下唐的升学率你知道是多少?百分之零点九。也就是说,我们一个年级十六个班将近一千人,只有九个人能上大学。”

“现在你们只剩八个名额了。”吕归尘举瓶灌了一口。

姬野再一次笑翻在地,好不容易止住笑,“好,好!兄弟,有志气。你在火雷时是个什么水平啊,班上第几名?”

“上一次考试,第三十六名。”

“火雷高中?三十六名?就这成绩,还有一年多,你想考上大学?”姬野瞪大眼睛。

“不仅要上,而且要上天启大学。”

这次没有一个人笑,突然天台上寂静无声,所有的人僵在那里,这个定格持续了有二十八秒六。只有天边深暗的红云,在极慢的移动。

天启大学,全国第一名校。

“好。”姬野终于开腔了,“吕归尘,如果你以现在这成绩,现在是十月,二十一个月后,你要是能考上天启大学。我就……我就……”

“把姬字倒过来写?”息辕建议着。

  “不。”姬野觉得很没创意。

“你就跟他姓?”又有人建议。

“滚一边去。”

“学乌龟爬。”“从这里跳下去。”“在中山大道上裸奔并挂一块牌子写‘我爱小尘尘’”……众人开始兴奋的出谋划策。

姬野操起空啤酒瓶开始追打这帮损友。

“好了。”他突然停了下来,“我知道了,吕归尘,如果你二年后能考上天启,我,姬野,也一定是那九个人中的一个!”

天台上再一次出现定格画面。

十几秒钟后……“老大,你疯了么?”“别让他喝了,他明显不行了。”“你真得要上大学么?”“考虑清楚啊老大。”“大学是很危险的!”

“我很清醒!”姬野举啤酒瓶喊着,“这个混小子能,我当然也能!我这辈子想和人比,还没有输给过谁。这次我也不会!”

“也就是说,”息辕眼睛一亮,“假如吕归尘考不上天启,那我们老大考不上大学,也是很公平的,不算输,是吧。”

“哦,”众人皆悟,“老大还真是立于不败之地啊。”

“你们不相信我?”吕归尘冷笑着。

“我相信你!”姬野一指,“我相信你能考上天启,因为我知道你够狠,看你的眼神就知道,狼一样贼亮,我就佩服你这样的狠人,但在下唐,没有人可以比我姬野更狠,所以我不会输给你!”

“可你并不相信自己能上大学。”吕归尘笑着,“我看你的眼睛也能看出来。”

“我是从来没觉得我能上大学,不过既然有一个成绩比我还差一些的家伙号称他要上天启,那么我就舍命陪君子了。”

“好,”吕归尘站起来,“我们击瓶为誓。”

“干了!”

砰,两个酒瓶撞在一起。这两人把酒仰脖而尽,然后吕归尘一扬手,把酒瓶从天台上甩了出去,落在操场上一声脆响。姬野大笑,也把酒瓶飞甩了出去。天驱组们狂叫起来,把能丢的酒瓶全飞了出去。

“喂,那瓶还没开呢?”

“哇!那是我的书包!”

“上大学喽!”

“别做梦喽!”

狂叫声中,在教导队赶来之前,这些狂热的声音从天台上卷到大楼中,从大楼扫向操场,撞出校门,在街道上渐渐消失了。

  

可是我的蓝色理想现在哪里

 我曾幻想的未来又在哪里升起

 世界总是反反覆覆错错落落地飘去

 来不及叹息

 生活不是平平淡淡从从容容的东西

 不能放弃

 啦啦......

  

那天晚上,姬野突然醒来,捂着发痛的头,想着:“我真得和他打了那样一个赌?靠,下次这种破酒不能多喝啊。”

他翻了一个身,又睡着了。

……

后世把这次改变许多人命运的天台立约称为“一生之盟”。

……

离高考还有六百二十九天。

End

转载自 @修文五十七年,梨花盛开 

—————————————————

最后是来自陌霖渊的碎碎念:


什么是少年时代的狂傲啊!

这就是少年时代的狂傲啊!

 

如果真的是猴子写着玩的

我是很愿意相信的

猴子就是这样

不同凡响

 

尽管文中的吕归尘

完全不是江南的阿苏勒

江南写的总是闷骚的

那股狠劲埋在内心深处

咬着牙暗自发狠

 

而这里

他们是今何在式的外放的

轰轰烈烈怒放的生命

 

两个人写同样的主题却是完全不同风格

以冲天之火作比

 

江南是一缕火苗颤颤巍巍飘飘荡荡

被狂风压制又被狂风煽动

反复煎熬终于淋上汽油

火焰含着隐忍却瞬间蔓延升腾

将世界淹入火海

 

而今何在简单地多

当火种被找寻

愤然点起引线

爆炸就在一瞬间

就算是核弹

要炸就炸了

说干就干了

管不了那么多

只要够劲就不悔

 

说了好多废话啊

可看到最后就真的是忽然热泪涌上来

改变一生的志向也就这样立下了

往前冲啊

看谁够狠!


今何在的名言不就是“我来过!我战斗过!我不后悔!”嘛

评论(16)
热度(94)

© 陌霖渊 | Powered by LOFTER